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在美国看肿瘤,和中国有什么区别?

0
回复
137
查看
[复制链接]

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

5

主题

7

帖子

20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01
发表于 2021-7-7 15: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直以来,美国被认为是全球医疗水平的标杆。

如果把梅奥诊所(Mayo Clinic)比作医学诊断“最高法院”,那么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则算是癌症患者公认的权威圣殿。

2018年,《美国新闻与世界报道》发布的最新全美最佳肿瘤专科医院排名中,安德森癌症中心再一次位列榜首,从1990年起至今的17年评比中,它有14次斩获全美第一[1]。


来源:health.usnews.com
全美肿瘤最佳专科医院排名 MD Anderson 排在第一


来源:health.usnews.com
国际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2018年最新发表的研究显示,中国和美国的整体癌症(包括18种癌症)5年生存率(评价某癌症治疗效果的常用指标)分别为37%[2]和66%[3],相差了近一倍。与美国等发达国家的癌症医疗水平相比,中国仍存在较大差距[4]。


来源:health.usnews.com
如果在这样一家美国顶级的癌症医疗机构看病,和国内到底有什么不一样?

今天,典叔隆重邀请到一位安德森癌症中心出诊的知名华人医生,因常常往返中美之间学术交流,他对两国的癌症治疗差异感触颇多。

一起来听听,他在美国MD Anderson是怎样看病的吧!


严格限制预约挂号,一下午只看6个新病人

先问一个问题,在大医院肿瘤专科门诊,医生半天能看多少病人?

75人,这是一位国内知名结直肠癌专家的答案。

为了让全国各地远道而来的病人看上病,他周四上午的门诊会加号到下午3点,平均到每个病人的时间不足5分钟。

但在美国安德森癌症中心,一个下午4个小时时间,医生只看6个预约新病人,平均一个病人就诊时间大约45分钟。张玉蛟教授介绍,如果是看一整天的老病人,从早到晚8个小时,最多也只能看25个病人,“看完已经很累很累了。”



张玉蛟教授的治疗诊室和诊室走廊,看门诊时一个病人一个房间

在他看来,严格限制病人就诊数量并不会让就医更难,一方面美国患者会首先选择就近的社区医院就诊,而不像国内都涌向大医院。另一方面,严谨高效的就诊流程也保证了医生和病人舒适的就医体验。


门诊看病三原则,人性化流程保证就诊体验

安德森(癌症中心)看病有三个原则:

一是严格预约制挂号,

二是病人资料提前备齐,

三是医患有单独房间诊疗沟通。

张玉蛟教授解释,这三个原则,让医护人员有足够时间去问诊和进一步判断分析,病人也有足够时间和权利与医生交流,这一点上避免了医患关系的矛盾。


比如,如果病人预约了早上9点看病,他会被告知提前30分钟来到医院候诊,被安排在一个单独房间里,护士进去测量血压,问一些简单病史,医生助理则会询问详细病史。

8点45分,医生助理将病人资料整理到计算机系统,医生用10分钟左右时间浏览病例资料后,进入房间与病人诊疗沟通大概30分钟,整个过程大约45分钟。

整个工作流程中,医生和护士有详细的资料、足够诊疗时间,再去考虑后续的治疗方案、可能的毒副反应,一次高效严谨的就诊下来,医生和患者都满意。

隐私权和知情权,患者的感受永远在第一位

“当一个女性宫颈癌患者和男性肺癌患者同处一个病房,有何隐私可言?“

张玉蛟教授说,在美国,病人的隐私权和知情权被放在非常高的位置。

一方面,是保证病人的隐私权。患者应该有自尊和隐私,自己的疾病情况,不应该有第二个不相关的人知道。但在国内,有些医院病房里,同时几位甚至十几个病人同处一室,彼此之间毫无隐私,这确实成为一个值得关注的社会性问题。


另一方面,病人的知情权也不应被剥夺。癌症患者家属,往往不愿意将真实的病情告诉病人,特别是晚期癌症患者,这似乎是一个残酷的选择,比如胰腺癌,只有3、4个月生存期时,病人家属还是不愿意告诉患者,他们害怕把病人情况告诉病人后,会影响病人情绪和生活质量。

但在美国,病人最终都有知情的权利,“人生的舞台表演,开幕有精彩一面,也会有谢幕的权利。”

癌症的综合治疗,被强制纳入保险和法律

“我喜欢把肿瘤治疗的手术、化疗和放疗叫做陆海空三军。”

张玉蛟教授常把放疗比作空军,能在影像介导下对肿瘤实现远程导弹精准打击;手术是最常见的早期肿瘤的治疗手段,但手术意味着一定要把人体打开,有创伤性,靠医生的手和眼睛进行判断是否切除。


对抗癌症,放疗、化疗和手术治疗这三板斧,并不是互相排斥的竞争性关系,而是要像海陆空三军合作一样,彼此相互配合,才能事半功倍,打好抗癌这一战。

遗憾的是,尽管放疗在部分发达国家的普及性达70%,而在我国只有30%。

张玉蛟教授介绍,安德森癌症中心每100个成功治愈的肿瘤患者中,有40个左右是被放射疗法治好或参与治好,这一部分花费,仅占所有费用的14%;而传统化疗,花费61%的费用,却只能达到11%的治愈率。因此,化疗是转移肿瘤的常用方案。

他曾打过一个形象的比方: 癌症好比是个马蜂窝,医生是拿棍子直接捅下来,还是各方配合将它安全摘下来?

显然,后者要安全许多,多种治疗手段协同作战,才是治疗癌症的关键。

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国,不管是法律、经济还是医院管理中,医生对癌症患者必须遵循多学科合作综合治疗的流程和原则,如果不按该进行的流程治疗,保险公司可以拒绝付账,如果没有遵照流程准则违规操作,最后法庭上还要负法律责任。这一点,也是美国与中国在癌症诊疗上一个重要的原则性区别。

在治疗方案确定后,医院商业部门会替患者与保险公司沟通,询问保险公司是否同意患者治疗方案并按保险流程进行支付。经保险公司同意后,医生才会正式开始治疗计划。

海外治疗癌症,患者看重的是,更优质的医疗服务,更多的临床治疗选择,包括新药疗法和临床试验,但同时也是一个耗费大量金钱、体力和脑力的过程。

并非所有赴美致癌的患者,都能获得理想中的结果,每一年,也会有许多中国病人在高昂的治疗费用前望而却步,或者,因为治疗效果不理想最终离世。

“癌症毕竟是个很复杂的病症。”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医疗管理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蔡江南曾这样表示,赴美就医并非能够包治百病,也不适用于所有患者,除了需评估经济实力以及能否承受长途爬涉之外,也需调整期望值。


来源:腾讯信息可视化实验室
张玉蛟教授眼中的中美癌症治疗差异:

1、肿瘤早期筛查普及较美国落后。

早期诊断和早期筛查,在美国已经作为常规检查。他们能发现较早期的癌症,因此根治机会明显提高,但受经济和观念影响,早诊早治在中国并没有很好的普及。

2、美国病理检查诊断分期更准确

明确肿瘤分期是治疗的关键。但中国病理医生短缺成为肿瘤治疗的瓶颈。

以肺癌为例,在美国一个普通肺癌诊断一般都要经历CT、PET/CT等多项检查,必要时还需要做支气管介导下的超声波检测、活检,鉴定分期之后才能开展进一步的治疗。

而在中国,大部分病人在怀疑肺癌之后并没有完整的做全套分期影像检查,许多患者在做手术治疗之前没有进行术前活检,给手术治疗带来一定的盲目性。

3、国内公众对肿瘤治疗概念混淆

很多中国老百姓对肿瘤治疗概念很混淆,确诊了癌症就会问:手术好、靶向好、免疫好、还是放疗好?

其实不同时期的癌症,处理方式大不同。

比如早期肺癌,需要手术切除或放疗进行根治性治疗;中晚期肺癌则需要手术、放疗、化疗、靶向或者免疫治疗的系统性综合治疗。

4、肿瘤治疗创新性相对滞后

过去,中国在抗癌药方面的审批核准引入相对滞后,这也使很多人不得不到国外去找新药或新的治疗方法,但这一情况近年已经在逐渐改善。

5、高发病种和治疗观念不同影响疗效

由于生活习惯、感染以及食物不健康等原因,中国常见的消化道性肿瘤,如胃癌、食道癌、肝癌这些病种预后都比较差,也影响着整体的五年生存率。

此外,肿瘤患者对放疗认知度不够也让本该接受放疗的肿瘤患者没能及时接受放疗,美国大约有70%的肿瘤患者使用放疗,而在中国选择放疗的比率仅为20%-30%。

参考文献

1.https://health.usnews.com/best-h ... er-6741945#rankings

2.Wanqing Chen et al.,“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CANCER J CLIN 2016;

3.Jemal A, Ward E M, Johnson C J, et al. Annual Report to the Nation on the Status of Cancer, 1975–2014, Featuring Survival[J]. JNCI: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7, 109(9);

4.Claudia Allemani et al.,Global surveillance of trends in cancer survival 2000–14 (CONCORD-3);Lancet, January 30, 201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
400-817-1111

客服QQ:1691779149

服务时间:周一到周日8:00-23:30

关注我们

肿瘤网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广州良师益友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ICP证:粤ICP备13026616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40196